忍者ブログ

記錄生活的人

緒肆意

總在翻看原來在空間日誌裏留的東西,看到了就又拿起來整理。

   記於:2013。3。13晚

  突的很想碌碌無為來著。不知怎的,一直告訴自己,要平心靜氣、要淡泊,做一個安靜懂事的人。可是倘若一有衝擊,我便受不了刺激,愈發自暴自棄。

  有的人,是就算退出了,也不會從人們腦海裏的輝煌中抹去曾在過的痕跡。有的人一直努力,卻一直不如人。我在想,有什麼是我可以拿出來,並可以很自然的去為之驕傲的東西。我想來想去,這麼多年以來,沒有什麼我一直在愛,沒什麼一直在堅持,沒什麼我做到了極致。總在說完一句話之後,回憶當時自己的不知分寸;總在唱完一支歌,發現自己的情感已然跑偏;總在愛上一件事情,發現我要的只是結果而勝於過程。我不是個偉大的人,但也不想渺小下去,只想盡及所有讓自己發光發熱,卻也忘了,那個相對於我而言,我還在路上。從小就擔小,從小就只有慫恿別人的心。何時能邁開自己的那一步或是邁開了,誰又陪我跑一程。


  許多親人說我是個敏感的人,很敏感、不單純。是很想為自己申辯些什麼,可是我有什麼資格。是的,我沒有資格,我只有不甘心。永遠的一顆不甘心,永遠的保護自己的不甘的心。想為自己生活多添點彩加點料,因為做不到我就想碌碌無為的來保護自己,讓自己冠上一頂無為的帽子,做自己放棄計較,消盡壓力的事。試問,做得到麼?Hong Kong information security


  我在每一次活動之後都會想一個問題,那就是畢業以後我們會怎麼看待這次活動。許多次我會覺得畢業後我會笑著笑著哭了,哭著哭著笑了,面對我參加過的活動感到無言。沒什麼好來訴說的,那便不說什麼好了,才氣的人是會被人求著去做,而類似我這種,是不求也會倒貼著去做事,降了自己脾性為人服務又被唾棄,是該說此種人熱心還是傻。話說,人對人好無非是想人對自己好,若沒有這樣子低氣的作甚。

  像上面說的,沒有一樣東西我可以盡其極致。當然,我也很想有這樣一個讓自己為之驕傲的東西,可這到底是什麼?什麼才會是想讓我活出自己生活方式的東西?雜了便沒有白紙那般乾淨的美好。越來越覺得自己有一種混雜類型,沒什麼好,當成萬精油用,在小病小痛中做一個止疼的便宜藥。可真的當出大事了,就統統往了無用之地去了。又有一種說法:常被人利用的人說明有利用價值。這價值難免來的憋屈,來的讓人沒有安全感。toy storage furniture

  有人給我留過一句話:總有一個人會一直愛你。這話我信,不過這個人一定是我母親,除此之外的我只信一半。我沒什麼理由讓別人一直愛我。

  自己是個愛記錄生活的人,生活裏任何一次觸碰到我神經的事情便會想要記下來,我感恩很多,但總有一瞬間,會覺得它壓根不值得,這種感恩僅是仁慈,愚蠢的仁慈,一直很喜歡堅強的女子的形象,《巾幗》系列中的九姑娘、四奶奶,《笑傲》中是東方不敗,《美人心計》中的竇漪房等等,這些角色的堅毅、自主、智慧和果敢是我向所欽佩的。我不喜歡文文弱弱扭扭捏捏,她們身上的那種敢當之氣勝於男兒,這一身正氣存於我腦中,遊蕩在肺腑不曾消弭,正因為愛,所有會將自己想像成那個堅強的樣子,而一直欺騙那個叫做我名字的人。君子之交淡如水,淡如水的人才覺得我是個好玩的動物,能帶去許多消遣與快樂。說真的很多時候舉頭喪氣、朋友不用安慰單說句,不要離開,還有我,便已足夠。我的自愈能力非凡,可以接受許多莫名的打擊,但不是說可以接受就不難過,倘若不難過,我何以被這世間的六欲七情傷成個這般無奈光景。認命了,就不想再拼了,我以為我還年輕。儼然之下我賣起萌照底下的日期提醒了我這個夢到忘我的人。不小啦,成年了。這快速發展的時代我又有什麼顏面裝瘋賣傻、嘻嘻哈哈,做個小丑逗了大家卻讓自己笑的無所謂的二。

  沒有讓自己成熟,在行為上便是用那把歲月的殺豬刀給自己割腕直到血流四溢那一刻才發覺,原來我將要死去。

  那麼在在此之前,我需要幹些什麼?做些什麼?我想到魯迅一句話“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罷了,爆發也燃燒不起來,死去吧,這無盡的火,將我吞噬的一乾二淨,最好來個涅磐重生,對於這個我也是不介意的。
PR

コメント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カレンダー

10 2019/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フリーエリア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