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不能為而為之

山頭古樹飄紅的楓葉,那是一顆顆跳動的心臟,一滴滴的鮮血將它們染紅,串聯成一首美麗的樂章,在飄落的時刻,久久的回響,哀怨又深長,在每一刻心靈跳動的瞬間,在想起來的每一個晚上頭髮護理


   我到底還是記不起到底是有多少了,我用一個個長夜來仔細的數,將每一個飄落的楓葉收藏,沒有去妄想,夜給它們劃上了思念的記號,輕輕的放在耳邊去傾聽,好長,好長,包裹了我的鋒芒,我沒有心情去偽裝,就像夜一樣漫長。 風生水起,花落誰衣?茫然如夜色般迷離,悄然無息。我慢慢的數盡江南的落花,卻數不出每朵落花中中的牽掛set up business


   那沉積在虔誠歲月里的淚水,無聲無息,又像月夜里的嘆息一樣疏密,淺淺的盛滿了整個河灣。

   沒有一絲的波瀾,哪怕是微小的一個漣漪,深深的回思,那是千帆過后的死寂,深海波濤只是一個夢,夢醒了,一切都已走遠,始終不能忘記自己許下的那些承諾,本就是一個輕易許諾的人,答應了就沒有反悔,也從不去考慮那些所謂的值不值得。爬上高山,只為率先看到黎明前的那一絲曙光。走遍人海,只為拾取遺忘在路邊的那一個微笑史雲遜護髮中心

   有多少次慌亂的找尋,卻感受不到你身邊空氣顫動的頻率。多少次的迷茫,又在滂沱的雨夜里輾轉輪回。笑罵過春雷,踐踏過洪水,共看過落葉,撫摸過雪地,卻始終找不到自己,擁有過什么,或者遺忘在哪里?是歲月洗刷了痕跡,還是那歲月開在心頭的花朵沒有結出果實就過早的隕落?

   為之不能為而為之,為蠢;為之能為而不為,為罪。我走過你為我設置的道路,卻看到了沙漠,可是還一往無前的走著,那是我相信前面一定會有綠洲。多少次的彷徨,到底誰是誰的前方,到底在乎的是前方的綠洲還是你?夢好朦朧,就像在遍地的落葉中找尋那片自己最鐘愛的。渺茫在蒼穹中歡笑,我的心在海邊隨著海水波瀾。
PR

上天的判決書


染血的四葉草,是上天的判決書


  知道嗎?最近晚上我真的不敢閉眼,每晚一睡著就做噩夢,夢裏,我被大火燒身,渾身疼痛,卻叫不出來,而你在遠處看著,很冷漠,夾帶著厭惡的眼神看著我。

  其實,右腿的殘疾,我沒有感覺那麼痛苦,總會有好起來的那麼一天。緣分盡了,想要找回來總是要付出代價的,如果能用一條腿換來再見到你的機會,對於我,也值得了,可我知道,這只是自己的幻想而已,搞成這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心理造成的,說的通俗些,就是活該,人家都不想理你,你還跟個傻逼一樣,去信什麼傳說。

  從知道了我的腿一年時間有可能康復,我連續三天晚上都在偷偷的哭,我害怕,其實我很膽小,可是男人的心理總是讓我不由自主的裝出開朗的樣子。我知道,手機號碼留下後你也不會發來資訊,你有你的生活,誰都不願意被一只蒼蠅打擾,而且是一只已經殘疾的蒼蠅。

  你那麼美,在那時都感覺自己沒資格追求你,更別說現在算是半個殘疾人了,我怎麼好意思讓自己現在的樣子污染到早已刻在內心的那雙眼。

  現在的我,真的很希望你會在手機號裏發來一條問候的短信,四葉草,我一定要交到你的手裏,不過,你估計也不想搭理我,我也沒信心你會發來資訊。只希望我早點好起來,輪椅,我永遠不會坐,等能下床了,撐著拐杖也代表著我還能站著走路吧,呵呵,能走路以後,我還需要重新去找四葉草,我不可能把這朵帶血的四葉草送你吧?

還是不懂

一條腿,能見一次面,值得了,可惜這只是我一廂情願造成的,能知道你的願望該多好,這樣我就不會亂撞著沒方向了。 哎,留下號碼,也是再給自己訂一個目標,爭取半年內可以正常走路,可以繼續追著你的足跡走。好希望,可以當你的守護騎士。

  吳麗琴,我愛你,我不信什麼生生世世,也不會玩浪漫,我只想一直護在你的身邊,用朋友的身份守護在你身邊直到老去,我也知足了。 可惜,qq已經被你拉黑,你不會聽到,沒有厭惡該多好,這樣,我們還是朋友,後悔那時的幼稚啊。 情,還是不懂

  這條項鏈裏的四葉草,染上了血,他已經失去了幸福的效果,被賦予了上天的詛咒,如同我的腿一樣。上天對待每一個人都是公平的,想要得到什麼,都要付出同等的代價,有因必有果,犯了錯誤,都會有懲罰。

  我會重新找到四葉草,把真正代表幸福的四葉草交到你手裏,現在的這條項鏈,我會自己留著,它是上天做出懲罰的判決書。

カレンダー

09 2019/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フリーエリア

プロフィール

HN:
No Name Ninja
性別:
非公開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P R